今晚生肖结果查询
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每經網首頁 > 頭條 > 正文

立春,三山鎮“瘟疫”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2-04 09:46:32

每經記者 陳夢妤 張明雙 朱玫潔    每經編輯 陳夢妤    

截至2月4日7:56,全國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235例。

全國累計確診20438例,累計死亡425例。新增出院157例,累計已治愈出院632例,現有疑似病例23214例。

鐘南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

黃錫璆,原小湯山醫院總設計師。他把小湯山醫院所有圖紙都提供給了武漢火神山醫院;

張思兵,火神山醫院院長。曾參與包括2003年抗非典、援建小湯山醫院等在內的重大任務;

……

他們,與那些直面病毒的醫務工作者、逆向而行的運輸者,以及為了此次疫情做出犧牲的市民,并肩作戰。

2月2日上午8:55,空軍8架伊爾76型運輸機陸續抵達武漢天河機場。

這些運輸機,分別從沈陽、蘭州、廣州、南京起飛,攜帶795名軍隊醫療隊員和58噸物資集結武漢。

與此同時,火神山醫院正式交付軍方。

2月3日,首批病人開始送往火神山醫院。

此時,《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增員武漢,兵分兩路,實地探查火神山醫院,再在雷神山為千千萬“云監工”做現場直播。一時間,全國幾百萬目光云集。

 

這個千萬級人口、九省通衢的江城,本應期待櫻花爛漫的春天,卻突然因為疫情,按下了“暫停”。

封城首日 每經記者 張明雙 攝

“武漢的街頭人少車少,但紅燈一直閃爍。”

“我的城市生病了,需要停下來治病。”

“防護服輪流穿,小心翼翼地保護。”

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展示了一場迄今最硬核的蝴蝶效應。

截至2月4日7:56,全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20438例,死亡425例。

這之中,觸目驚心的是湖北確診突破萬例,達到13522例。湖北死亡病例為414例,已經超越2003年非典疫情的全國死亡人數。

而全國疫情發源地和防疫重中之重的武漢,確診病例又超過了湖北已確診病例的半數之多。

今日,2月4日,立春,武漢封城第13天。

鐘南山鎮場 國士無雙

2020年,鐘南山84歲。

“確定人傳人。”“無特效藥。”“14名醫生已經感染。”1月20日,鐘南山做出了這樣肯定的判斷。

武漢,頓時從一片祥和轉為紅色預警!武漢市民和全國人民的心情都為之一驚!

 

2019年12月27日,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出現群體性不明原因肺炎病例。4天后的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發布疫情通報,措辭是“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目前已發現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其余病例病情穩定可控,有2例病情好轉擬于近期出院”。

今年1月9日,國新辦一場發布會上,香港電臺記者提問,有關武漢不明原因的肺炎已經判定成為一個新型的冠狀病毒,請問各部門在春運期間會進行什么工作,避免疫情會擴散到其他的內地城市和其他的國家?

官方回應是,截至目前,民航運送的旅客當中還沒有發現您所提及的肺炎患者的情況。但是我們會保持密切關注,并且加強與衛生部門的聯系。

盡管官方最初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跡象,措辭謹慎,但在普通人看來,這句話的意思便是病毒不傳染人。大家一如既往購年貨、逛商場,百家宴照常舉行,當地兩會如期召開。病毒,在這個城市以可怕而不為人知的速度蔓延。

鐘南山,再度臨危受命——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

1月18日傍晚,在向公眾發出“沒有特殊情況,不要去武漢”的呼吁后,鐘南山卻義無反顧奔赴武漢。當天已買不到機票,他擠上了傍晚開往武漢的高鐵。由于春運緊張,他被安頓在了餐車一角,于是就有了那張他眉頭緊縮的照片。

1月19日,在武漢金銀潭醫院和武漢疾控中心了解情況后,鐘南山飛抵北京,趕往國家衛健委。

1月20日,鐘南山發聲,新型肺炎肯定存在人傳人,已有14名醫護人員感染。

為時已晚,春運已始,病毒隨著出城的人們奔向各方。

1月23日,武漢封城,這在新中國歷史上尚屬首次。

1月26日,武漢市市長透露,在武漢封城之前,有500余萬人離開武漢。舉國嘩然。

1月28日,鐘南山接受新華社專訪,他流淚了。

他說:“武漢本來就是一個英雄的城市。有全國,有大家的支持,武漢肯定能過關!”

這一刻,再沒有人比他更受關注,更被寄予厚望。這一天,全國新增確診病例1459例,累計確診病例5974例。

4天后的2月2日,鐘南山再次發聲:“在此要特別向武漢這個英雄城市表示感謝,他們做出了重要的犧牲和貢獻。”

這一天,全國新增確診病例2829例,累計確診病例17205例。

歷史重演,很不幸,過程也驚人相似。

2003年,在廣東累計報告非典病例突破1000例這天,是鐘南山說“把重癥病人都送到我這里來”。他挑戰權威,堅持“非典病原不是衣原體”。有官員宣稱“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鐘南山直言“什么叫現在已經控制?根本就沒有控制!目前病原都還沒搞清楚,你怎么控制它?”

鐘南山時年67歲。

“敢醫敢言”,令鐘南山的名字成為一種符號。

在當選“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時,鐘南山對頒獎詞中有這樣一句話:“在關系抗擊非典成敗的重大問題上,他能置自身榮辱得失于度外,力排眾議,堅守科學家的良知。”

他對一線醫護人員說:“你們是去最容易受感染地方進行戰斗,我向你們致敬。”

一如多年來對真相最敬畏的模樣。

幾天前,在中國疾控中心一次座談會后,總理特意對鐘南山說:“還是(再)握一次手吧!”

火神山之戰

疫情蔓延,武漢市內醫院依舊一床難求。

1月23日下午,武漢市決定,參照2003年抗擊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模式,在蔡甸區建設一座可容納1000個床位的醫院,集中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他們為這座醫院取了一個頗有象征意義的名字——火神山醫院。兩天后,雷神山醫院建設指令發出,新增床位1300張。1月29日,雷神山醫院擴容,床位新增至1600張。

2600張床位,所有人都在期待。

武漢本地并無火神、雷神的地名。事實上,楚文化傳說中的湖北,古楚之地,而楚國人被認為是火神祝融的后代,祝融則是黃帝的子孫。人的肺部五行屬金,火克金。而荼毒人類肺部的新型冠狀病毒懼怕高溫,火神能驅瘟神,“火神山”之名應運而生。

而在《山海經》中,雷神“龍身人頭,鼓其腹則雷”。國人的認知中,雷神能夠懲罰罪惡,所謂五雷轟頂。“雷神山”正意在懲處為人間來帶災禍的瘟神。

雷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在興建火神山的命令發出后,當晚8時多,29歲的翟勇就接到了電話。沒有任何猶豫,12小時后的1月24日早上8時,翟勇已經提著行囊站在了施工現場。而翟勇的妻子早已在一線忙碌,她是武漢協和醫院的護士。

這樣的建設工作,翟勇第一次參加。從1月24日早上到施工現場后,翟勇便馬不停蹄地參加各級部署會議,又協調人員、物資,一天時間,翟勇就接打了近200個電話。

2月2日火神山項目交付當天,記者試圖再次聯系翟勇,但其手機始終無人接聽。他的其他同事說,“翟勇的電話特別難打,他真的太忙了”。

相隔不遠的雷神山,在火神山交付后便承載了國人雙份的關注。在現場,數千建設者不知疲倦地奔走、忙碌,刷新中國基建新的速度記錄。你可能無法想象這種自發且臨時性事件中人們表現出來的組織紀律性,這是屬于央企的榮光。

 

2月1日晚,雷神山項目工地總人數已達4000人,陸陸續續有從各地趕來的建設者。為滿足用餐需求,項目食堂“產能”6天時間增長600%,從1月25日僅能供餐500余份,到1月30日可供餐3500余份,目前具備了供應4000~5000人伙食的能力。

當日的晚餐菜單:兩葷兩素一湯,洋蔥紅燒肉、胡蘿卜牛肉、清炒白菜、炒菜苔和紫菜蛋花湯。

2月2日,火神山交付軍方,這距離1月24日除夕夜中建三局表態“我們不惜一切代價,不講任何條件,克服一切艱難險阻,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人力、財力、物力,保證醫院建設順利進行”,僅僅9天。

2月2日午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第三次來到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這天記者眼中的火神山的病房,床頭有4個插座,遞送物品不接觸,還有空氣凈化器。可以提供遠程醫療,是火神山醫院的進步之處。這是5G時代的新應用,遠程會診可以充分利用專家資源,同時減少醫患直接接觸,更有利于疫情防控。

另一路記者,奔赴雷神山,為千千萬“云監工”做了一次6000工人施工現場直播。

基建“狂魔”?只不過是幾千普通血肉之軀的逆行者。

從小湯山到火神山、雷神山

在馳援火神山醫院的軍隊醫護人員中,不少人曾參與當年小湯山醫院抗擊非典任務。

17年前,所有人離開了小湯山,那些拯救者,那些被拯救者,那些死去的人。小湯山并不是什么醫學奇跡。如果說有奇跡,那就是我們能保證規范和指令的嚴格執行。

17年后,依然如此。

有一部紀錄片,《非典十年祭》,完整講述了一個人們至今都沒有徹底領悟的故事——關于病毒,當你不了解它的時候,恐懼感會被擴大。與此同時,也完整展現了小湯山醫院的建設軌跡,其正是火神山醫院的重要參照。

時間還是那么緊迫,這像極了17年前的小湯山,盡管這是一段無人再愿回顧的歷史。

2月1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了北京小湯山醫院總設計師、中國機械工業集團下屬中國中元(下稱中國中元)醫療首席總建筑師黃錫璆。

2020年,黃錫璆80歲。

他今年的春節是從一封手寫的請戰書開始的。他怎么也不會想到,小湯山醫院的圖紙還能再用一次,“雖然我們不希望它再被使用”。

“鑒于以下三點:本人是共產黨員;與其他年輕同事相比,家中牽掛少;具有非典小湯山實戰經驗。本人向組織表示隨時聽從組織召喚,隨時準備出擊參加(疫情)抗擊工作。”

火神山醫院病房區域 每經記者 張建 攝

1月23日13時許,一封落款為武漢市城鄉建設局的加急函發至中國中元,請求后者提供小湯山醫院全套圖紙并提供技術支持。中國中元立即成立了應急行動指揮小組和技術支持專家組,召開支援武漢建設應急醫院協調會議。約1小時后,整理完善的小湯山醫院圖紙送達對方。

當日晚間,中信建筑設計研究總院(火神山醫院設計方)來電請求技術支援,中國中元各專業迅速建立直通聯系通道,醫療專家組與對方設計人員直接對接,保證24小時為中信設計院提供技術支持。黃錫璆繼續思考、研究,列出了數條補充意見發給武漢有關單位。

“沒想到小湯山醫院的圖紙還能再用一次,雖然我們不希望它再被使用。”從接到任務開始,黃錫璆已經連續加班,沒有好好休息。

小湯山醫院平面圖中國中元供圖

應急設施由于時間、場地等限制,一般很難做到十全十美,當年的小湯山醫院建設是否留下過遺憾?

小湯山醫院是應急設施,我們是2003年4月22日下午接到任務的,當時我還在另一個項目現場。當晚10時公司就緊急開會,第二天早上大家就到達了現場。現場指揮部召開會議,設計、施工、安裝人員各路人馬齊聚現場,邊設計邊施工,開始了日夜奮戰。當時由于對SARS病毒的傳染渠道尚不清楚,該醫院設計盡可能采取嚴密的防范措施,潔污嚴格分區分流,醫患也嚴格分區分流。

這么緊急的情況下,遺憾肯定是有的。比如,小湯山醫院病房樓之間的距離只有12米。我們也建議說能不能拉大一點,但當時因為建設用地很緊張,只能按照這個距離設置。這次黃錫璆建議武漢把這一距離擴大到18米~20米,可以進一步降低感染風險,保證安全是首位的。

在他的記憶里,可以完善的還有醫療技術部門,就是做CT、X光的檢查部門。本來這應該是位于各病區最靠近中間的地方,病人做檢查會比較方便,但小湯山當時建設情況緊急,所以在做規劃設計之前,臨時變壓器已經占用了擬建的醫技用房的位置,再調整已經來不及了,就只能放在不太理想的位置,后來他們就建議用電瓶車運送病人做檢查。

“小湯山項目改擴建是由北京市政府委托其他設計單位承擔的任務,讓我們做技術支持,我們毫不保留地把我們的意見都告訴他們。不光是建筑專業,還有電氣、給排水、結構等專業在內,我們是一個技術團隊,跟他們不同專業技術團隊對口,面對面溝通。”

據黃錫璆介紹,17年前可供選擇的材料沒有現在這么多,建筑工業化程度也沒有這么高,當時小湯山醫院基本是采用輕鋼骨架和復合板來搭建,還用了成品鋼筋混凝土盒子結構。火神山醫院采用的是集裝箱式,尺寸比較統一。但無論是原來的小湯山醫院,還是現在的火神山醫院,都采用標準化、模數化、裝配化方式來建造,速度都比較快。

小湯山對火神山、雷神山的快速建設有何鏡鑒?

黃錫璆把所有圖紙都提供給他們,把小湯山醫院建設中因當時受具體條件限制,而造成的不夠理想的地方也告訴了他們。

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 每經記者 張建 攝

例如,污水處理。當時小湯山是臨時加蓋板,改造原有游泳池,對水進行消毒處理。黃錫璆意識到武漢可能也會有類似情況,所以也給武漢那邊做了提醒,提前做準備。

醫療廢棄物是另一個處理重點。小湯山醫院設置了一個焚燒爐,一些一次性用品、病人接觸過的東西等消毒后送到焚燒爐,但這些垃圾燒起來有異味。為此,黃錫璆建議武漢那邊把固體廢棄物處理打包以后嚴格密封,送到專門的醫療廢棄物焚燒地點統一處理。

小湯山醫院選址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把原有療養院的這個部分作為醫務人員生活區,新建那部分是病人區。醫務人員很辛苦,要穿著防護服、佩戴護目鏡,下班后可以就近休息。醫務人員需要換崗,還不能立刻回家,要在另一個區觀察兩個禮拜才行,所以靠近療養院有這個好處。

黃錫璆沒有到過火神山醫院現場,但從技術資料上看,他們選的時候可能也是想利用原來的武漢職工療養院(注:位于火神山醫院南側)。看到圖紙后黃錫璆建議,那個地方與火神山醫院之間有一段空地,“我說都要圍起來,建議醫務人員下班回來的時候直接就去療養院,不要直接回去”。

“這種新建的應急醫療設施畢竟不是很正規,使用年限、后續維護等等都需要相關部門進行評估。至于拆不拆,保不保留,還需要由當地執行。”

1月29日,中信建筑設計研究總院無償捐獻火神山醫院設計圖紙,向有需要各方開放共享。記者留意到,針對樓間距問題,文件特意注明“出于滿足更多床位的應急考慮,此次醫院設計病房樓間距為15米”。

此前,該院相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火神山醫院是臨時設施,預計使用壽命在3個月左右,希望它能在更短時間內就完成使命。

戰疫應急之思

截至2月3日,湖北黃岡、荊州、孝感、鄂州、安陸、洪湖等多地都在建設或已投用基于小湯山模式的應急醫院。在湖北省之外,河南洛陽、鄭州,山東章丘、福建龍巖、陜西西安等也在行動中。

“組建小湯山醫院是不得已而為之,但又是非常有效的措施。”多年后回憶時,原小湯山醫院院長張雁靈如此評價。大年初一,張雁靈亦出征武漢,奔赴火神山醫院一線。

比起17年前組建小湯山醫院時摸索的心情,當下武漢和以上多城在應急醫院的建設中顯得更為主動。小湯山醫院的成功更為如今的應急醫院建設和管理留下了寶貴的經驗。在當下火神山醫院交付之際,多位專家也強調,小湯山最值得借鑒的不僅是房子,還有管理機制。

17年前的非典疫情,觸動并引發了中國公共應急治理體制的改革。對于此次新冠肺炎,民眾在“云監工”之際,也期盼這樣的應急醫院未來不再有機會出現。此時,城市健康、公共健康,這些理念正不斷在人們腦海里沖刷。

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 每經記者 張建 攝

傳染病產生的城市環境源頭是什么?能否通過城市治理做到防患于未然?這要求人們重新審視空間的“健康性”,思考城市空間系統對于健康結果的潛在作用。

從此次疫情來說,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傳播方式主要依賴了社會過程,我們的城市網絡關系、交通方式和應急系統都影響著疾病的蔓延。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系教授田莉表示,城市的管理者應及早對存在健康隱患的公共環境進行嚴格評估和綜合整治,并搬離人口密集的中心城區。

在她看來:“日常生活中,對空間環境,尤其是公共空間的環境品質進行監控,對其健康影響進行評估,防患于未然,是事半功倍之策。”

實際上,公共健康遠不僅是火神山醫院里醫護人員的事情,也要求著城市規劃、城市空間治理等多層面、多部門的協作。例如,“合理的基礎設施布局可抑制傳染病的蔓延,尤其是給排水系統;提供高品質的公共空間和開放空間,可以保障居民的身心健康和社會交往;通過土地利用、道路交通和規劃管理,也可保護人們免受污染物暴露和潛在安全隱患等的危害。”田莉說。

同樣,在火神山醫院配置比小湯山更高級、更智能的硬件設施之時,能否建立公共環境的健康影響評估機制,如何將傳染病防控、將公共健康更好地納入城市頂層設計中,正是2020年我們要思考的事。

最特殊的院長就位

武漢醫院一床難求的問題,或許可以稍稍得到緩解。

2月2日,火神山醫院正式交付軍方,解放軍總醫院衛勤部部長張思兵出任院長。

張思兵是何許人?——原第四軍醫大學88級口腔系學員,歷任原309醫院口腔科醫師、醫療科長,301醫院醫療處副處長、處長、海南分院醫務部主任,解放軍總醫院衛勤部部長。他曾參與包括2003年抗非典、援建小湯山醫院等在內的重大任務。

目前,根據武漢市衛健委發布的全市定點醫院病床使用情況數據,截至2月1日23時,武漢全市23家定點醫院開放床位6754張,全部超負荷運轉,加上新征用的2183個床位(待改造后投用),武漢目前的床位數量是8973張。火神山和雷神山全部投用后,武漢全市的床位可以達到11537張。

但2月2日,武漢當天確診病例超過2000例。即便火神山、雷神山同時啟用,收治容量也將很快告急。

火神山醫院施工首日中建三局供圖

以火神山醫院院長身份亮相之時,張思兵表態,只要有我們人民解放軍在,我們就能保衛人民群眾的平安和健康,打贏這場防疫的阻擊戰!

軍方進駐火神山醫院的第一個晚上,張思兵接受了央視軍事采訪,公開了他們正在做的5件事:第一,迅速組織抽組醫療隊骨干力量進入醫療區進行場地熟悉、工作流程設計、值班排班準備;第二,配備病區所需耗材、藥品,調試測試設備,聯通網絡;第三,對首批進入病區展開工作的醫務人員,進行嚴格細致的感控防護培訓和考核;第四,成立專家指導組,對全院疫情防治進行監督、督導、咨詢;第五,請施工單位對一些項目進行整修。

鐘南山判斷,此次疫情有望在未來10天至兩周左右出現高峰,但我們仍需加強防控,不可放松警惕。

2月3日上午,武漢市急救中心10輛救護車集結,向火神山醫院轉運第一批重癥病人。首批接收病人的車輛由10輛救護車組成,每輛救護車運載有病人及兩位醫生:120急救的醫生和隨車醫生。病人來自三家醫院:漢口醫院、武昌醫院、武漢市中心醫院。

這三“山”,在新的武漢保衛戰背后,是我們的國家力量。

2月4日,農歷庚子年正月十一,今日立春。

國家戰疫正處于最艱難的相持階段。

國士與國勢仍在。

一候東風解萬物,愿一切不再重來。

(感謝記者岳琦、滑昂、張建、曹炳梵)

視頻編輯:朱星運、張涵、黃耆 排版: 盧祥勇 陳夢妤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今晚生肖结果查询
福建快3开奖结果今 长沙麻将规则 陕西快乐十分看号技 加拿大3.5分彩预测 北京麻将app下载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 子基金配资 云南麻将 德甲直播软件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